微观点:职业倦怠感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1-24


超六成高校教师对自身工作的认可度较高(该群体包括选择“非常高”和“比较高”的教师)。尽管大多数认可自身的工作,但超半数高校教师表示,他们每个学期都会在实际工作中感到精疲力竭(注:该群体包括选择“一直如此”“每月几次”“每学期几次”在实际工作中感到精疲力竭的教师),其中在本科院校任职的教师该比例为51%,在高职高专院校任职的教师该比例为58%。(10月21日《中国教育报》)


@胡波:有些职业倦怠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待遇和管理体制等外部因素,因为职业性质决定其工作内容、考核方式以及薪酬待遇。消除职业倦怠,不仅要看外部机制,恐怕还要看个人内心如何看待这份职业。职业倦怠感还和个人能力相关,能力强者也会刺激其职业成就感。在现有的管理体制下,也不乏很多能力出众的教师,无论是科研还是教学都值得点赞。

@王卫锋:高校不能只是坐等教师的自我调节,而是应该主动地有针对性地给予老师更多的关心和支持。同时在学校各种管理活动中,也要充分尊重他们的主人翁地位,考虑他们的合理诉求。正如很多老师所希望的那样,制订出更科学的教师绩效管理及评估体系,提供更多元的职业发展途径,同时完善教学和科研的支持服务。唯有如此,高校老师才能激发出更多的精力和热情,也才不会总让人感到“倦怠”。

@朱四倍: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,大学是研究和传授科学的殿堂,是教育新人成长的世界,是个体间富有生命的交往,是学术勃发的领地。每一项任务借助参与其他任务而变得更有意义和更加清晰。按高校的理想,这四项任务缺一不可,否则高校的质量就会降低。只是当教师受限于职业倦怠之中时,有什么理由让人们相信大学能成为“研究和传授科学的殿堂”呢?